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52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佯装阴沉着脸,从地上站了起来,抬眸冷睨着慕千秋,沉声道:“慕千秋是不是我太放纵……嗯,师尊,啊,师尊,师尊!别打别打,师尊,啊!啊!啊!”

慕千秋二话不说,曲指施法,折了根竹条,满竹林追着阮星阑打。

阮星阑一边嗷嗷叫,一边抱着头满竹林乱窜,可他不管窜到哪里,身后那根竹条都精准无比地抽到他的屁股上。

他疼得头皮上的神经一跳一跳的,见前面有个树洞,面上一喜纵身一扑,手脚并用地往树洞里钻,结果脚踝被什么东西绑住,把他往外一拽,整个人就被倒吊在了林间野地里。

为了过来负荆请罪,穿的可都是极薄的衣衫,又被水一浸紧紧贴在身子上,把曲线完美地勾勒出来,甚至能看见身后已经隆起来的条条棱子,还泛起鲜艳的红色。

“师尊!呜呜呜,你以大欺小!不公平,不公平!你放我下来,你我大战三百个回合!”

慕千秋轻轻一跃,从树上下来,缓步走至阮星阑的身前,听到此处,也不客气,单手一拧弟子的耳朵,不冷不热道:“把本座的话当耳边风,你是怎么做到的?嗯?”

“师尊,我疼!耳朵要被拧掉了!”

“不疼,你能记得住?”慕千秋冷笑,又狠狠拧了一圈,余光瞥见阮星阑的蛇尾巴要过来缠他手腕,抬手一抓,手指发力,箍着那条大花尾巴,指甲深深掐进肉里。

阮星阑疼得眼泪汪汪,很丢人现眼地流下了生理性的盐水,哽咽着道:“师尊,疼,师尊,好疼啊,师尊,呜呜呜,弟子不敢了,师尊,师尊!”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