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218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管怎么样,也没人帮他松绑。太监将衣服送来便躬身退下了,帝王随意挑了件玉色的绸衫,而后盖在了他的身上。

之后便端起碗来,轻轻吹着碗里的小米粥。

“来,别烫着。”帝王亲手喂他,神色极是温和。

阮星阑喜欢师尊的温柔,喜欢地不得了。觉得自己就是一条很没有出息的鱼,都快要溺死在温柔乡里了。

脑子里早把其他的事儿忘了个干净,眼里心里全是与师尊此刻的温存。

他伏过身去,喝了一口小米粥。甜入心间,连魂儿都快飞了。昨夜太凶,今个身上还疼,忍不住蹙着眉,鬼使神差就撒娇道:“疼。”

“何处疼?”

“你知道!”

“朕不知道。”

阮星阑自认为脸皮比城墙还厚,可能是昨夜被磨得太狠,今日格外的薄。腾得一下,脸就烧红了。

师尊,不,应该是帝王身上很香,是那种略沉的降真香气。

闻得脑子晕乎乎的。他觉得自己四肢都快躺退化了,被帝王宠爱的,竟然都下不了床了。

“就是疼,哪里都疼。是你害我。”

“是你说要弑君。”

“是啊,是我说的侍君,可你也不能这么欺负我。”

“疼得这样厉害么?让朕瞧瞧。”

放下碗。帝王作势要掀开他的衣服。

阮星阑突然羞涩道:“不行!不给你看!”

他在崩坏人设的路上越走越远。

说好了是清冷白衣少年侠客与暴虐无道年轻帝王。结果他越来越矫情,帝王越来越温柔。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