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311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而且还是合欢宗的女修。玄霜跪在最前,衣衫不整,发丝散乱,唇边染血,可美目含怒。

若不是被锁链束缚住,怕是要掀了他这魔殿。

“魔君,您总算回来了,此行可还一帆风顺?”魔君最得力的狗腿子郎竹笑容满面地凑了过来,讨好道,“属下观魔君的神色,似乎已经得手了,慕千秋的滋味可还好?”

阮星阑还未开口,便听玄霜狠狠啐了一口,骂道:“卑鄙无耻!是我此前看错了你,没想到你竟然是魔君的转世!此前便听闻你心术不正,如今,你竟还敢肖想慕仙尊,简直可恨!”

“闭嘴,再敢口出狂言,当心我割了你的舌头给魔君泡酒!”郎竹厉声呵斥,正欲上前一脚狠踢过去。

阮星阑眼疾手快,抢先一脚将郎竹踢开,抬了抬眸,慢条斯理道:“有你说话的份?”

“魔君?”被踢开多远的竹子精满脸不解,还隐隐有些委屈道,“这个贱人不知好歹,此前魔君还救过她的性命,她不知以身侍君的报恩便罢,还在修真界胡言乱语,说是魔君杀了合欢宗那两个老婆娘!”

阮星阑心想,飘渺散人是如何死的,这点还有待考究。至于逍遥真人还真他娘的间接死在他的手里。

当时也是有目共睹的,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凭什么魔族之人为非作歹就要被修真界喊打喊杀,而名门正派屠戮一个宗门,就能独善其身。

善恶终有报,苍天饶过谁。阮星阑不后悔。如果逍遥真人不死,那对不起这些年,死在合欢宗手里的炉鼎,甚至是死在常家的人神之子们。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