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342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到。”

凤凰:“不破不立,事在人为。”

阮星阑自然懂得这个道理,不破不立。也就是说,不打破规则,就永远无法制定新的规则。

可一旦走上那一步,死的人何止一两个,恐怕成千上万的修士,顷刻之间就身死道消,就如原文里魔君在修真界大杀四方一般,到处尸骨成山,血流漂杵。

只要一想到那种场面,阮星阑不仅觉得胸口痛,就连十二指肠都隐隐作痛起来。

压在肩上的担子,无形中又沉重了许多。他放下了木棒,尽量挺直腰板,一字一顿道:“我曾经答应过那些惨死炉鼎们的亡魂,有生之人,势必要还他们一个公道。”

“可谁又还我一个公道?”玄霜的声音都在发颤,“慕仙尊养育你们成人,你们便拿他当父亲一般敬重,可我也是由我师傅抚养成人,师傅她老人家骤息之间惨死,难道我连寻求一个真相的资格都没有吗?”

顿了顿,玄霜攥紧拳头又道:“我知道,这事不是阮公子所为,就以阮公子的修为,真要杀我师傅,何须暗害?我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质问于你,不过就是期盼你能彻查此事,替你自己洗清冤屈,也给合欢宗一个交代。”

提起这事儿,阮星阑就头疼得紧。

虽然隐隐知晓,此事乃林知意所为,但又没有确凿的证据。林知意那厮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儿,还挺利索的,让人抓不到任何把柄。

这也是慕千秋未惩治林知意的原因之一。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