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343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奇的不行,忍了又忍,终究没好意思问上一问。

云景倒也看出了他的意思,又叹道:“白璃的父亲与他母亲一见钟情,虽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但?二人是个例外。白璃的母亲在生产时,因承受不住魔气而死。白璃的父亲伤心欲绝,将一切的过错都怪到年幼的孩子身上。”

话到此处,阮星阑终于忍不住道:“那如何能怪孩子呢?白璃的父亲怎么说也曾经差点成为魔君,难道不知魔族与人族不得通婚?生下的人魔之子在修真界是何种处境,他也不知?本身人魔之子就很可怜了,当人父亲的,若因此厌他恨他,当初就不该贪图享乐。”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谁活着都不容易。

凤凰冷不丁道了句:“白璃是人魔之子,小狐狸是人妖之子,二师兄是人神之子,由此可见……”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阮星阑眨巴眨巴眼睛。

凤凰看傻子一样地看了他一眼,冷漠摇头:“不是。”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阮星阑又道。

凤凰仍旧摇头。

云景听罢,忍不住道:“想不到阮公子竟然如此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竟能随口吟出如此诗句!”

阮星阑可不敢说这是自己的东西,赶紧正色道:“并非我所写,而是我从书中所读。当时也如你?一般,感慨此诗精妙,便暗暗记下了。”

云景道:“原来如此,阮公子好记性。”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