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0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他不喜欢皮肤沾上血的感觉,因为会勾起回忆,不好的回忆,他不愿意想起的回忆。虽说拍戏时也常为了扮“伤员”涂一身特效血浆,可特效血浆跟人血不一样。人血是热的,会变冷,是腥的,还泛着甜。

他不愿想起,却还是回想起来。是妈妈用沾满血的手抚上他的面庞,那双本该是全世界最温暖柔软的手,却冻得像冰块一样。血,已近是凝固了,虚弱的在掌心与面庞间拉扯,可终究是什么都拉扯不住的。

谢徐谦抹了把脸,猛吸进一口浴室里湿热的空气,告诫自己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就算不原谅也不必这样记挂,活着的人应该是要往前看的,也只能是往前看的。

等一切收拾干净,谢徐谦又开车回到医院附近等消息,他没打电话去问,只抽着烟看着不远处医院大楼的灯光。直至到凌晨时候,阿Line打来电话说商岳是饮酒过量引发急性胃出血,已经做过急救、安排进病房继续治疗,住院手续都办好了,就看他家里人几时来接手。

出发前谢徐谦已经联系罗孚问过,商岳家在苏州,从上学起就是一个人在外。

谢徐谦吩咐阿Line留下,明早他自己回去。

阿Line不肯,可紧接着就听到一句“加你3倍人工,照顾好我男友”,于是立刻改口答应,没道理跟钱过不去。

谢徐谦挂了电话,又打给罗孚去报平安。先前去饭店时他们已打过照面,只没来得及解释太多。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