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8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下两口就又痛哭起来。镜头没有替他解释,只冷眼看他哭着吃完,然后目送他抹干眼泪、面无表情的离去。 另一场则是他梦到身份暴露时被黑帮灌下滚烫的开水。他惊醒过来,仿佛正经历痛楚的捂着喉咙在破旧旅馆的房间内冲撞徘徊,然后跌跌撞撞的到浴室水龙头前疯狂的把冷水灌进口中。最后他瘫坐在地上,留着眼泪、发出古怪而嘶哑的呜咽。

像是被回忆中的片段所感染,商岳叹了口气,皱紧眉头说道,“谢徐谦,你是个能让所有人妒忌到发疯的演员。”

谢徐谦怔了怔,“是吗?”

“是。”

“你也是吗?”

“是。”

把商岳送到剧团,谢徐谦潇洒告辞。他有了新发现,觉得以后可以多跟商岳聊聊演戏方面的话题,看得出来,他喜欢听。

目前这状况其实有些不上不下,谢徐谦心知肚明自己对商岳的喜欢已远不止在对一个床伴,可他又不打算往前一步去追求。他怀疑自己的动机,他有些不确定自己对商岳的喜欢是来源于屡屡受挫的不忿,还是真正出于本能的被吸引和俘获。既然他尚能有理智来思考辨认,就也证明了还不到要追求的时候。

谢徐谦感觉得到商岳在怕,却不理解他究竟在怕什么。可事实上,又不止他一个人在怕。

唯独在这种时候,谢徐谦会感叹岁月无情。因为姿色衰减总还有办法抵抗,意气消磨却是真正无回头路可走的。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