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9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话你也能笑。”

“还有别的吗?”

“没了,编不出来了。”

“哈哈……”

谢徐谦放下第一个空罐,仰进沙发靠背里,摸出一支烟点燃。商岳跟着后倒,陪他点了支烟。

“我爸爸死了,刚办完身后事。”两人看着天花板沉默良久,谢徐谦说道。

商岳心惊口哑,片刻后只讲出两个字来,“节哀。”

“介不介意听多几句?不想听就随时打断我。”

“嗯。”

“谢谢。”谢徐谦长叹出一口气,想了颇长一段时间才又开口,“我很恨我爸爸,现在他死了,我就不明白是不是该继续恨他了。有好多年我跟他都是仇人一样,后来他老了,开始让步,最后还来认错,问我肯不肯原谅他。”

“为什么?”

“因为他害死我妈。”

“……”

“还听吗?”

“没事,你继续说。”

谢徐谦把手垂在沙发外,指间的半支烟又有一半已烧成灰,沉重着煎熬到头,终于断开落下。

“其实讲起来也很俗套,就是电视剧里常演的痴情女花心汉。不过现实就没有剧本那样精彩,我妈以为男人玩够了就会回家,可到头来只等到律师来告诉她,我爸要同她离婚。她是个大小姐,没吃过苦,很温柔也很娇气,切到手指都会跟我哭。她第一次谈恋爱就是跟我爸,然后就结婚生小孩。所以她接受不了这个打击,所以,就……自杀了。”

那是谢徐谦15岁时的事情。

某天他和同学打完球回家,路上看到有个老得都快走不动的阿婆在路边卖花,他就把所有花买下来要拿回家送给妈妈。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