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93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工作不需要向我交代,或者你自己的事自己决定就好这样的话。就算为达到某个目而炮制一个骗局可以用善意谎言或不得已来当借口,那这种无时无刻的欺诈隐瞒又叫什么?

商岳不仅愤怒,更觉得恐惧。他尚且能够确定谢徐谦不会害他,也不忍心怀疑他对他的爱,可在他眼里,自己到底算什么呢?

他把房子里每个角落都走了一遍,不知道在走什么,也没在找什么,他只是难以抑制的心慌,心跳快到连呼吸也有些困难。所以他喝了酒,他并不想醉,他只希望自己能够镇定下来。

可人在这种情绪之下,又怎可能记得分寸,点到即止?

商岳喝醉了,不算很醉,但也成功陷入了昏沉摇晃,再没力气在房子里瞎转。他躺在地板上,莫名其妙的想到一个人来,一个他根本不愿想起的人——汪仝。

或许谢徐谦以为他之所以会临场反悔打了人跑了,是不够孤注一掷的勇气。但事实上,商岳对跟人上床这件事本身并没有多大排斥,他不热衷于性,即便说句冷淡也不为过,更加没什么干不干净清不清白的念头。他之所以没在那间房里躺下,是觉得这种用性来换取演主角的行径,侮辱了“演员”二字。

演员,是商岳从少年时期就一心沉迷的梦,梦里不该有这种龌龊的东西。

商岳知道不能把谢徐谦为他争取角色和用性做交易等同起来,甚至也真的如他所讲,他并没有干涉过任何选角。商岳怕的是谢徐谦仍在说谎,他无法确定,也无法接受。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