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55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什事呢,宋月稚慢一拍的想,她来的候听了封絮的那一番话,就想见他,至于见了他想说什,却是没有提前想的。

该说——在清莺坊这般反应,万一坐实了‘裙之臣’的言论何是?

或者——何必一个小人针锋相对,坏了己的声望。

思来想去,宋月稚都觉得不妥,事已经过去了,她若是这候事后诸葛,是训斥他的意思,还泼了人一碗冷。

于是她认真的看他,温吞道:“那日你帮清莺坊解围,我......很兴。”

她心里一直感激他站来帮忙,担忧只是因为一些旁的原因。

半是怕。

怕己目的不纯,怕让他生了麻烦。

话说完,场面闪忽然静了来,男人似乎是有些意外,他神略显复杂的看她,声音略有些不然,“我这样说,你兴?”

他知言行不当,那日到了清莺坊也没想与旁人起什冲突,意让那只扰人的苍蝇闭上嘴,却没想他却拿乔宋月稚和他的关系。

他最听不过旁人说她的是非,想着己当做踏板遭人诟病没什大事,便说了。

事后仔细想想,实为不妥。

她说:“,兴。”

他帮着她,她当然兴了。

她弯浅浅的笑,角有些泛红。

垂的青丝柔若羽,细碎的柔光了些浅薄的光,江汶琛忽然撇开视线,望像手指尖的一道伤疤。

这是取那,被尖锐的棱角所刺。

他声音不绪,“我去帮你煎药。”

“不用麻烦公子了,我一就走。”宋月稚赶忙拉他衣袖,她到这来就有些无厘,再不想麻烦他了。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