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6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时灿提笔, 写“调包”两个字。

时灿闭睛仔细回想当时的景:八月十七号前两天,殷栖寒一直在他家的公司帮忙打理生意,晚和往常一样住他家。八月十七号当天早, 殷栖寒跟爸爸提要召开一个会议,内容他当时没,等会议开始后才扔了重磅炸弹——他要辞去代理人职务, 以及将去法国留学。

当时太小,没有资格参加会议,爸爸会开了一半接望天山景区的电话哥事, 他一家立刻往那赶。等知殷栖寒在会议了后, 都已经太晚了。

假设当时殷栖寒已经事,和在一起的那个人、开会的那个人是被调包过的,真正的殷栖寒不知时候已经被害死了——不是没有这, 只是太小。

和殷栖寒一起大,彼此实在太熟悉,看他一,他知要零还是游戏机;他冲伸手,就知他是要批的试卷,还是要昨天看了一半的古书。太多小习惯小动作,话时的语气,接吻时的细节,这份独一无二的默契,不是随便人以快速模仿来的。

且就算当时还年轻,没有察觉,爸爸和岳叔是老江湖了,殷栖寒是爸的半个子,也是岳叔亲手培养来的地府代理人,果他有问题,绝很难逃过他的睛。

个人都没有发现问题,这一条非常小,时灿提笔在“调包”画了一个叉。

二,殷栖寒死在他宣布辞去代理职务、去法国留学后。

时灿认真想了想,在这一条后面写了“真”、“假”两个字。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