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繁体

分卷阅读29

”范家望抢过药箱,转向自家大姐,“姐,你坐好,我帮你擦药。”
  姽婳隐晦挑眉,范家琪这个弟弟,好像比妹妹孝顺?
  合着有人孝敬,她也不推辞,直接舒舒服服坐下。
  “花瓶怎么突然掉了?还好没砸到人。”范家望半跪着,细细给姽婳上药,动作轻柔,没弄疼她一点。
  范家韵正扫着玻璃碎片,闻言望向姽婳那头,眼神复杂,流露愧疚。
  不一会,药上完了,碎片也已清理干净。
  姽婳坐在椅上,抱起胳膊,左看看,右看看,打量面前二人:“都赶着三更半夜上香呢?一个偷偷摸摸拿蜡烛,说要做实验报告,一个刚从外边回来,有什么理由,说来听听?”
  范家韵一个劲搓衣角,范家望低着头,紧抿着嘴。
  “看来这一时半会,我还问不出来?”姽婳叹了口气,朝范家韵挥挥手,“家韵先回房睡觉去,明天好好上学,别浪费了我花在你身上的钱。”
  范家韵如获大赦,连忙捏着睡裙边边,小跑上楼。
  楼下,姽婳深呼吸一口:“家望,你一直是全家最宠的那个,我脾气不好,会对家韵发牢骚,但从来没有责备过你。”
  “姐,我不想上学了。”
  范家望突然抬头,直直看着她。
  “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姽婳扶住额头,胸口剧烈起伏,一副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