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繁体

分卷阅读61

后,三花一叶相继告别,姽婳送客。程子超临走前还再三强调“我们是纯洁的兄弟友情”,这才开车走了。
  然而,姽婳能透视到,这厮裤兜里的“蝶女神”高冷肖像,已经换成了“秦兄弟”的俊美侧脸照,看这拍摄角度,似乎还是趁她不注意偷拍的。
  可自从做男人以来,她好像没流露过什么gay气,怎么就把直男程子超给掰弯了?难道是因为两人合作密切,经常一起出差搞项目,离得太近,程子超察觉到了一丝妖女的气息?
  姽婳耸耸肩,回到家中。
  她先帮秦妈按摩调理,之后便进了自己的房间,惯例打坐练拳。
  房间内吊着一个大沙包,姽婳压制好力道,一记出拳。噗地一声,沙包直接炸裂,沙尘漫天。而沙包后面的墙壁上,竟生生凹陷出一个拳型。
  这是炼体两年后,三成力道的一击,威力尚可。但要对付以阴元为基,能动用法诀的林风,还需要一物。
  姽婳再挥拳,厉风呼啸。那物她已经备好,只待时机成熟,而三个月之后的拉斯维加斯,就是机会。
  这一头,砝码不断叠加,那一边,却烦躁得不行。
  “啊……啊……啊……”女人口申口今着,满面潮红,神情流露出痛苦。
  男人铁青着脸,咬牙切齿,动作粗暴。
  几小时后,女人如同死尸一般,一动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