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繁体

分卷阅读4

可以讲。 

于传鹏的一生里今天是个重要的转折,所谓的逆天之数。 

同样的,这天也是申潜的一个转折点,所谓的孽深必报。 

听到后边沙砾的摩擦声,电光火石之间,传鹏明白了什么,他脱下来用来汲水的衬衫从手里松脱,后面的阴影缓慢的,缓慢的有耐心的说:“我最讨厌人打我的脸,你要记住,打我脸的代价。” 

这是一个斜坡,优劣不言。 

申潜以俯视的角度看着男孩的背,没有犹豫,一脚将他送到河里。 

护城河是本城最大水脉,水不深,但是急,传鹏在下水的瞬间完全可以抓住东西上岸,但是申潜就在岸上,他微笑着,漂亮的优美的杏核眼睛被他楞扯成三白眼,动物凶猛。 

不是脸的问题,根本是申潜这个人是不能受一点点委屈,他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而且小人报复起来,往往是快、准、狠。 

就这样站在岸上,面带微笑,好象拿着花去机场接送外宾,申潜怀着一种难以表达,但是激昂澎湃的情感,目送着落水的狼一样的传鹏向对岸游去。 

这是甘美的胜利,但这只是小阶段的胜利。 

让我们总结一下吧,大自然决定物种的自然淘汰法则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