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繁体

分卷阅读9

只小爪拳拳着,皱着眉毛睡着了。 

传鹏戏谑的掐了一下申潜的腮梆子,触手光滑,申潜的皮肤是很好,小家伙运动好营养好,不长个,不长肉,都长这一身的皮了,摸起来那是油光的硕鼠,滑腻腻,凝脂一样,婴儿一样,透着水豆腐味儿。传鹏忍不住又掐了一把,细嫩的肉一拧,在手里一转,那叫一个舒服,根本是享受。 

被调戏着,申潜哼了一声,两条腿自己往床上蹭,少年的腿笔直青涩的,带着一些破坏形象的腿毛,小短裤在往上蹭的时候耷拉了一块,在灯光下在腿根处形成了一小块淡青色的影子,上面的背心快过胸口了,露出的胯骨和肚皮比下面还要色,芬芳的没成熟的肉体和忧郁的亚健康的思想,构成了这个矛盾的青年。 

似乎是感觉冷了,他慢慢绻成一个团,带着头发茬的脖子伸的很长,靠近肩膀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红痣,像小血球一样,半个大米粒大小,如果长在脸上,这叫做胭脂珠,红楼里边的香菱就有这么一个印,长在额头正中间,所以遇到一个逢冤的冯渊,本来是个好男色的同性恋,也为这女子冤死奈何了。 

这是个害自己也害别人的记。 

传鹏转了身去,心里面感觉怪怪的,复杂着,说不出来,感觉手脚都被困住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