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繁体

分卷阅读23

操心。”申潜猛然变脸,面目狰狞,马上过河拆桥。 

有容一窒,纵然修养好,也不由在心里痛殴申潜,可是不用真的打他,他已经够疼,甚至因为这痛,他连把自己的嘴唇咬破了都没有发觉。 

枪子无情,申潜所过之处,死尸一片,打CS是血腥而且痛快的事情,申潜已经连着打了一个月CS,从菜鸟到老手,并和一些人组队,杀的很有名气。 

“那个,我和你说,同学,你已经欠我们钱了,你还打多久?”网管话里温和,面目却是坚决的。 

死鱼一样的眼睛转了一圈,虚拟的飞速宣传和现实的差距在一片眩晕中,申潜冲出网吧,蹲在路边呕吐……网吧的管员赶紧把门关上了。 

“你们这些……”申潜过去哐哐踹了两下门,很快又跑回去吐。“我操你……呕……呕……” 

这次不是西瓜水,而是真的血。 

“申潜?”背后有人唤他,申潜用袖子把污迹擦干净,眯缝着眼睛看过去。 

盛有容大吃一惊,这个形容枯槁的人是申潜? 

“什么事?”申潜晃到有容面前,眼睛是昏黄的,眼白浅浅的淡青色,黑眼圈一直到颧骨。 

他有些犹豫,还是问:“你有没有钱?”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