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繁体

分卷阅读28

留在这里等他回来,忧郁着解开领带,申潜的眼泪滚滚而出,眼睛一点焦点也没有。 

喷发出来的精液模糊了世界的一切,申潜发出两声“喀喀”的干笑,仰面躺倒在床上。 

骇然了,传鹏从没看过这么绝望的申潜,将他小心熠熠的抱到胸口,试探了一下鼻息,还好,他活着,尽管气息微弱,紧闭上眼睛。传鹏揉着申潜崩的笔直的腿和蜷起来的脚指头,眼泪大颗大颗的落在他的皮肤上,流动着滑下去了。 

把申潜紧紧搂在胸口,蝴蝶一般轻的去吻他的嘴唇。 

心一点点的陷落。 

还没到最悲惨的地步,我以为时间那么长,我们都变化那么多,所谓的爱都已经褪色,可是你仍能让我心疼,你仍然能让我流泪。 

最大的悲剧不是死亡,通常是比死亡更可怕的淡漠。 

如果我死你还能记住我,我会觉得非常幸福。 

伪装吧……不得不继续伪装,为了避免你再伤我一次,我知道你还有那个力量。 

拎起衣服,传鹏把申潜缓缓放在床上,手指按了一下他的嘴唇,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上帝啊,你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