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繁体

分卷阅读27

哭了,汗流浃背的老师们还得抽空安慰她们。
  这一切都发生得很快。十几分钟?二十几分钟?我不知道。
  在现场亲眼目睹全过程,和在新闻里看到照片时的感觉并不一样。我有些恍惚地吃完最后一点东西。女主持人并没有宣布死者的名字,但我知道那是谁,我不会认错。
  死去的男人是爱德华·维森。
  他没有去看医生。
  也有可能是他去了,但是不管用。
  “真可怕。”餐厅里,坐在我隔壁的女士也看完了新闻,她摇了摇头,发出了一声感叹。
  “是他们活该,亲爱的。”一个男人轻蔑地说道,“他们这些人都是活该!尤其是一边上学一边吸毒的家伙,这些人死干净了才好!”
  女士叹了一口气,没有接话。
  我有一些反胃,于是不再久留。我在不远处找到了一处公用电话,我打给尼克,不出所料地得到了一阵忙音。我挂了电话,突然觉得愤怒极了,一脚踹在了可怜的电话亭上,它发出一阵闷闷的声响,一只落在树枝上的麻雀被吓跑了,树梢上的一点雪花落在了我的头发上。
  我没有回布莱恩的公寓。
  我戴上了帽子,往阿尔瓦先生的便利店走去。
  那一天,我在办公室里等了很久,直到太阳完全落了下去,直到视线可及之处已经没有了任何一点光亮,我差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