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繁体

分卷阅读7

人不要再送了,谢大人年长,裴某如何担得起?”裴全何假装朝前走,等谢世吾转身进院,立马施展轻功,翻进了内院。裴全何本想去找小李子问个明白,路过一处屋顶歇气时听屋里有人叽叽歪歪似在谋着什么,裴全何贴耳在瓦上,只听一妇人道:“……那院里分明就是红拂那个小贱人,什么小倌,不过是谢世吾霸占人的借口,谢世吾那畜牲!凭什么叫我担坏人,替他脱了干系,他就好坐收渔利……”那妇人念念叨叨许久,旁边的少年一脸不耐烦地打断她,“那你想怎么办?”妇人抹了抹脖子,“做了他,一干二净,即使最后泄漏出来,也不过是死了个小倌而已。”少年似乎不愿多说,点点头同意了。那妇人拿出包药对丫鬟耳语一番,丫鬟领命拿了药去熬了鸡汤,裴全何刚想动手,都见刚刚那少年走了进去,趁丫鬟不注意换了药包。
  等那丫鬟装着鸡汤出门后,裴全何一路跟着,看见门口的小李子,他就知道自己找对了。趁那丫鬟和守卫交涉的空当,裴全何偷潜了进去,拍了拍小李子,小李子正要开口大叫,被他一把捂住嘴,打晕了另一名小厮,一门拖入房间。
  红拂一听见响动立马从床上跳起来,“赔钱货?”四周静默无声,就在红拂以为自己听错了,才听见一声尴尬的男声在角落响起,“……是我——”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