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7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讲的漫不经心,谢时君也没有插话。

他认为轻松的自嘲是放下的先兆,或许向初已不再需要他的开导。

“谢老师,您唱歌就很好听。”话题急转,主角指向谢时君,“那次您在KTV唱了一首《夜夜夜夜》,真的很好听。”

谢时君很是惊讶,“真没想到你还记得,那天你心不在焉的,我以为你没有在听。”

向初粲然一笑,抬起手,狡黠地点了点谢时君的喉结,“谢老师,下次有机会再唱一次吧,只唱给我听。”

“荣幸之至。”

他们常常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旁人听到定会觉得怪异,因为聊天内容充斥着双方的旧爱,而他们不仅默许了这样的怪像,还能毫无芥蒂地同新欢相互调侃。

好像他们真的已经大方地放下了,大方到可以将过去搬上台面,作为谈资。

若是实在没得聊,也能谈一谈学术,说一说谢时君家的小丫头,直到太阳落山,罩在肩头的暖意被渐渐抽光,他们离开。

向初有时会搭谢时君的车回家,顺路和他去幼儿园接谢怡安,然后就会被小姑娘强行扣留。

这样也好,他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愿意回那个家了。

几个月前,向初觉得自己不会变好了,希望能在给过他最多幸福的地方杀死自己,而现在,他终于开始考虑搬家了。

于此同时,在两个人越来越频繁的性事里,谢时君彻底放任了自己的本能。

他是所有人眼里的老好人,最擅长经营温柔,而直到向初戳破了他完美先生的表象,他才发现,原来自己根本不想做什么好人。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