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中元祭17(铎、萝h)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那掺着他浓精的春水流出花穴,滴滴答答落到他中裤上,把他的荼白中裤打湿一片,透出裆间卵大个肉色龟头。

那龟头饮了春水,伸头伸脑,将他裤裆顶起个大帐篷,戳在她两腿之间。

谢韫铎好生挫败。

莫非那药性还残余在他体内?

寂室月华如练,将他和她一起笼住。这方小小天地,便只余他和她二人。

他一时想到,在栖霞书院,她将他拦住;在文庙前,他夺了她那好哥哥的磨喝乐。

他在金明池救她,又禁不住她那身子的诱惑,尝了她的奶儿;从马贤良那处截胡,更尝遍了她全身,尝到了她最深处的那一方销魂地。

他低头看她,月华为裳,通身乳白生香,腻滑若脂玉,不禁伸手抚上她,自她脸儿、脖颈儿一路向下,好生抚摸那对乳儿。

又埋头进她颈间,嗅着那乳儿飘出的幽香,渐渐不再作他想,任自己沉溺其中。

他赏玩那乳儿半晌,越是搓揉,那乳头越硬,乳香越浓。

他见自己被她打湿的裆间那物竖起,似要捅破中裤。

他唤她道:“玉萝儿?”

见她不应,又道:“你骚穴好馋,吞吃了哥哥好些鸡吧水,哥哥帮你把它弄出来?”

玉萝自是无法应答。

谢韫铎手指下滑至她花谷,指腹拨弄两片花瓣,又逗弄那粉嫩肉珠子。指头拨一拨肉珠,那穴缝边一圈嫩肉就颤一颤,穴里便又渗一股花液,带出他喷在穴底的阳精。

他边用指头蘸那水儿,边道:“玉萝儿又尿出了些,待哥哥看看,尿完不曾?”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or【火狐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