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鹿鸣游2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谢韫铎见那二人在文思街上,不顾旁人目光,一路打情骂俏、卿卿我我,十分腻味,便连壶中之酒也涩涩然难以入口。

那苏玉萝再不复往日人前清冷冷模样,头戴玉色方巾,身着广袖宽袍。婀娜娇躯半藏,含羞脸儿时露。

眉梢眼角隐隐现出一丝娇媚之态,仿似滴露海棠初绽。

谢韫铎拿起酒壶,又灌下一口。

见那二人已是携手走至文庙前,站到了那从前买磨喝乐的摊子边,一起翻看起笔墨。

他便又想起月前,他从那殷家小子手中夺过的磨喝乐。

他自是不认识他,亦不会记得十几年前,他当着自己母亲汪氏的面,故意将他撞倒在街上。

他不会忘记汪氏当场对他的斥责,回到谢府对他的冷淡。

他只夺了他一个磨喝乐。

他们殷家欠他姓谢的又何止一个磨喝乐。

“怎么?我的小外甥竟一人独坐在茶肆喝起闷酒来了?”

谢韫铎刚欲再饮一口,见得门边进来一人,四十上下的清瘦文士模样,素色锦袍难掩一身官威,调侃声起,颇带出些春风得意。

汪氏一族打从攀上太师严氏,与谢氏一族划清界限,自是平步青云、春风得意。

来人正是谢韫铎外家舅舅,母亲汪氏宜佳的庶兄,现任文华殿大学士,汪钟醇。

“汪大人不在京城好生做你的大学士,倒是有空来金陵茶肆喝茶?”

“好外甥,汪、谢两族再老死不相往来,你身上亦是流着我汪氏一族的血,你我也是甥舅。怎得见了面,你倒是连舅舅也不喊一声?”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or【火狐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