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鹿鸣游10(2200猪)

苏子敬亦是气恼。只他较杨氏冷静许多。

他道:“找御史参他们一本倒不是甚么难事。只这桩事一旦起了头,如何将娇娇从中摘了出来?就算娇娇未被那马家子害了去,亦不曾教那些贼匪得逞,女儿家一旦沾上这些事,名声便也毁了。便是现下安然无事、同谦儿亦定了亲,若日后这名声传扬开来,你让娇娇如何在外行走?”

杨氏知自己是气糊涂了,如今她投鼠忌器,一时也没别的法儿。便道:“我不管,你只想法叫御史参了他们。我便不信,他们这般张狂行事,内宅不漏洞百出。”

苏子敬亦去寻了林祭酒商议。不想在林祭酒那处遇到了文华殿大学士汪钟醇。

当年汪太傅在世时,很是赏识殷图祥,对殷图祥有教导之恩,殷图祥亦称汪太傅一声老师。汪太傅亦曾有意将自己女儿许配给他。无奈殷图祥心有所属,中意的乃是诸暨薛家丽娘。倒是汪钟醇与殷图祥交情甚深。

殷图祥亦数次为苏子敬引荐,苏子敬见这汪钟醇谈吐很是不凡,亦引为知己,故而亦是旧识。

叁人坐到一处畅谈。苏子敬便也将这桩事说了出来。

谁知次日,那布政使马罗维同知府殷图瑞,二人竟双双登门,同苏子敬致了歉意,直道惭愧。

苏子敬因当年事,心灰意冷,无心官场,隐到南国子监。虽他顶了个国子监司业的四品头衔,也甚少同官场中人来往。

这朝廷二品大员,江宁府父母官齐齐登门致歉,苏子敬亦不好摆那脸色。勉强应付了过去。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百度极速版】or【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打开网址并收藏喔!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ω^)↗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