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鹿鸣游27

玉萝不知她突然提起她与廷益哥哥婚约、下聘之事是何意,也不接她话儿,道:“婚姻之事,父母之命。我们为人子女,只听从长辈安排便是。殷、苏两家婚事,自有双方父母长辈操心。我无需捂着甚么,廷益哥哥也不是那等张狂之人。”

殷若贞被玉萝不软不硬地顶了回来,自讨了个没趣。不过要说的话已说完,想必能听进去的人也已入耳入心。

遂不痛不痒说上几句,回了自己房间。

玉萝与殷若贞同宿一个院舍,二人房间隔着一个小花厅。

玉萝见她转出花厅,便去阖了房门,回头看林婉清手里捏着的点心碎屑落了一裙,掉了一地。

“婉清姐姐可是不喜吃这云片酥?”

林婉清低头一看,见自己手指用力太过,将云片酥酥皮捏得纷纷掉落。

她赶紧起身,抖了抖纱裙,知自己失态,借着拂裙摆的数息,慢慢平复心中潮起,强笑道:“这云片酥,今日吃着不如往日的好吃。妹妹,方才闻得殷若贞叫你嫂嫂?又说甚么她母亲来了金陵,还有她谦哥哥?这些又是……”

玉萝道:“这些都是近一个月的事。自我中元出事,竟也没得片刻空闲同婉清姐姐说会话儿。此事说来话长,我只一个个回你话便是。”

玉萝想到廷益此时为了他们二人这桩婚事,正在贡院应考乡试,心头既甜蜜又挂心,道:“七月初,我母亲诸暨的闺阁密友携子上门拜访。这位母亲旧友姓薛,我唤她薛姨。她的已故夫婿是我爹爹旧同科同僚,杭州府临安人士。她的儿子名唤殷谦,是殷若贞的大堂兄。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百度极速版】or【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打开网址并收藏喔!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ω^)↗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