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νǐργzщc0м 鹿鸣游62

殷若贞闻着一阵刺鼻脂粉味儿,转头见一姿色平平、衣料低劣的女子缠上她,遂怒得抽手推搡:“你是何人?!想是得了癔症?竟敢到我面前胡说八道!”

那清瘦女子力气奇大,捏她手臂直骨,似欲捏断:“我的心肝儿,瞧你这记性。你与你的好姨娘说要送我们一万两银子,如今只给了五千,还有那五千却是没了着落。你且说说,是你得了癔症还是我在胡说八道!”

殷若贞大骇!睁双圆眼看“她”。

他那五指继续施力,低声道:“认出来了?我们兄弟五人,只留下我一人。那笔银钱他们四人没福气享,便由我来替他们享。那五千银票在我大哥身上,我连大哥尸首都未见着!一文也没捞到。好在老子命大!现来取那剩下五千两!”

殷若贞吓得脸色惨白,青天白日,亵衣教汗水浸得湿透。

她死死盯着不远处的殷廷益,两只眼睛拼命眨巴,指望殷廷益能看她一眼。

廷益满心满眼皆是玉萝,怎会注意旁的。

殷若贞眨得眼中蓄泪。

那贼匪道:“瞎看甚么,小心我拧断你脖子!”

殷若贞道:“你为何偏来寻我,与你们做的这桩买卖是我姨娘的主意,我一个小小庶女,月银只有二两,你教我去何处弄这五千两?”

“你是你姨娘的心头肉,我带了你走,你姨娘自然就能拿出五千两。”

“我、我姨娘非是不愿把钱给你,是她如今病得起不了身,府里太太在,她才见不着你……”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百度极速版】or【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打开网址并收藏喔!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ω^)↗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