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鹿鸣游63(2000收)

廷益听玉萝絮絮说她昨日是怎得过了中秋佳节,探望母亲时,母亲又说了哪些他们小时候在京城的趣事,神情很是专注。

他一双眼儿一瞬不瞬地瞧她,教她不好意思起来。

她粉面含羞,抬眼看他,又有几分嗔怪:“哥哥怎地不好好儿休息。听爹爹说,每年皆有考生出了考场是被家仆抬回去的。哥哥这九日必定累得很。如何大清早奔了书院来?”

廷益抬手理她鬓边垂下的一缕碎发,道:“哥哥只看看你,听你说会儿话便回去。”

玉萝手儿被他牵住,先前不曾觉出甚么,这会却觉得廷益手心热烘烘有些异常。他伸手帮她理鬓发时,手指触着她脸颊,亦是十分滚烫。

她温软手儿回握他,又踮着足,伸手贴一贴他额头,肃道:“哥哥!你这是发烧了!手心、额头这般滚烫,你可是一点不曾觉察?!你身子没有旁的不适?”

廷益笑起来,白皙如玉的面庞上有些病态的潮红,却更为他添得几分俊美。

眼前的玉萝才是他殷廷益的娇娇,见了他有一点不适,便心焦责问,必不会对他不理不睬。

他望着她道:“娇娇可是会不理我?若是我没看好娇娇,教娇娇受了旁人欺负,娇娇便这辈子都不理我了是吗?”

玉萝见他答非所问,说话儿驴唇对不上马嘴,想他已是烧得厉害,道:“哥哥速速回去,寻了大夫,好些服药将养几日,不可大意疏忽了病情。”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百度极速版】or【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打开网址并收藏喔!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ω^)↗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