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鹿鸣游74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再逢旬休,玉萝早早儿起了。

自那夜与雯莺袒露了自己心事,听了雯莺的劝解,亦慢慢转过弯来,将谢韫铎之事渐渐放下,一心一意习舞、进学。

日日向雯莺打探廷益身子康复之事。

雯莺大多每日回一趟苏府,杨氏派了彩云照看廷益,故而雯莺对廷益身子恢复的如何自是一清二楚。

她得了消息,事无巨细,皆说与玉萝听。

玉萝心中挂念,便写了书信,红着脸儿交给雯莺。雯莺抿嘴一笑,遂做起那传书的鸿雁。

二人一来二去,日日书信,从不间断。

这日已是旬休,便也不必再传书信。

玉萝坐在一旁,看雯莺将换洗衣物、被褥、靠垫套儿都归置妥当,方同雯莺一起出了女院。

书院门口车马拥挤,玉萝好一番找寻,却未见着自家马车,反是一眼便见着谢韫铎那匹高头骏马。

他换了身靛蓝织锦挑银箭袖骑装,在一旁理着玉轡。

他似有所感,抬眼朝她处望了一眼。

她仿似偷摸做事被捉了一般,即刻将目光挪向别处。心下又恼自己这般心虚,好似有甚么见不得人似的。

便重又将目光对上他,大大方方朝他礼了一礼。

谁知他竟又似没看见一般,也不睬她,兀自低头弄他的马缰。

玉萝早知他会这般。自认自己已如雯莺所劝那样儿,见着他,做到了得体不失礼。

雯莺从街对面过来,道:“小姐,找着了,在那处!”

玉萝随了雯莺一同行去,见自家马车同另一辆马车挨在一块儿,车边立了个人,玉冠青衫,正朝她笑。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or【火狐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