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νǐργzщc0м 鹿鸣游76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薛氏想到月前殷图瑞口中吐出的枉死二字,心中更是大恸。

玉萝与廷益在书房外停了停,一同进了书房。

苏子敬见二人回来,便招呼廷益上前一观捷报。玉萝拉薛氏手儿,薛氏方急急拭擦泪水,又听玉萝说了会儿话,才渐渐平静下来。

她身子不济,走上几步便需得歇上一歇,今日勉强起身,因着还有好一番应酬。

廷益中了解元,必要设宴。

临安老宅已是送了信回去,届时廷益回乡祭祖,必是一番繁杂宴请。

薛氏找了杨氏商议,去繁就简,如意巷这宴已是简之不可再简。

主宾外人只请了林祭酒一人。林祭酒当年与殷图祥有旧,后得知廷益乃殷图祥之子,便时有照拂。故需得下帖相邀。

家人中出席的便是殷图瑞与苏子敬。

殷图瑞既是廷益二叔又是江宁知府,怎么也不可免,苏子敬亦同。

还有这许多街坊里巷的邻人,便在外院设了流水席相邀共贺。

至华灯初绽,如意巷殷宅已是张灯结彩、铺锦着绣、红殷殷、亮堂堂一片满眼;人来人往,门庭若市,喜洋洋、乐融融欢声一片。

余氏在巷口下了马车,走进巷中,见到的便是这样一派景儿。

她扶了扶鬓边金簪,挂上一个玲珑笑意,领着贴身丫鬟,进了殷宅。

男人们在前边应酬。

殷图瑞早便来了如意巷,同林祭酒、苏子敬一道。

余氏只当此等场合,殷图瑞必要呼朋唤友、叫上那许多金陵同僚来贺上一贺,为他们殷家新出炉的解元作势。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or【火狐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