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鹿鸣游80

薛氏亦不言语,只顾落泪。

余氏道:“我知嫂嫂对我心存芥蒂,这本也是应该。殷图瑞他是贼,我便是那贼婆娘!我们这对夫妻偷了大嫂与大哥的恩爱年华,老天便惩罚我们,教我们这对贼夫妻同床异梦!”

薛氏见余氏忽地神情激扬,道是偷了她与文善的恩爱年华,微微一滞,不知其所言何意。

余氏边拭眼泪,边道:“嫂嫂你没有听错,你我今日情形本该换上一换。我原该守寡,守着那杀千刀的牌位过活!你与大哥该夫妻恩爱,日日一处,一同看着谦哥儿举业有成,高中榜首!八年前,那杀头之罪、挨刀之人本是殷图瑞,他却推了大哥出去做替死鬼。大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受不住那昭狱酷刑屈辱,生生吊死在狱中。爹爹知道此事,气得当场吐血,次年亡故,为家族计,只得咬着牙咽下这口气。这许多……”

话未说尽,薛氏呕出一口鲜血,如她所愿,倒在床上,再起不来。

廷益被灌了那许多酒,迷醉昏睡,朦胧中,孟冬一直唤他,那声音远远近近,越喊越急,最后索性将他胡乱摇醒。

“少爷!少爷!太太身子不好了!你快醒醒!”

廷益终是听清,一个激灵,跌跌撞撞奔向薛氏院中。

他奔进屋内,见屋中立着几位大夫,丫鬟进进出出拿方子煎药,余氏同几个仆妇正立在一旁。

“谦儿,你来了!你母亲……她、她……”余氏用帕子捂了脸低泣出声。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百度极速版】or【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打开网址并收藏喔!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ω^)↗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