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31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组织了好多句子,但终究开不了口。他的话很少,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他能站在导师面前、合作伙伴面前分析当今的经济形势或者是分析经济模型,但他不知道怎么把感性的那一面表达出来,他在一点点地尝试但收效终究甚微。

街道的行人像是适时地避开了进行中剧目,空无一人的街道除了楼上隐隐约约的人声,只有他们无言的对视,一个面无表情,一个气到要死。

“你…你…” 祁尚言很少对着严尧发脾气,不是说脾气好还是什么,他会撒撒娇、会闹小脾气,但他不会真的大发雷霆———这是种卑微的体现,因为他是率先爱上的那方,或者说他自认为是爱得最深的那方。

如果说当年严尧的寡言在他眼里是酷,那现在就是他们感情间的隔阂。

“对不起。” 严尧慌了神,他看着祁尚言欲泣的眼睛,他只觉得自己能说这句话,但在祁尚言看来又是面无表情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他永远只会对不起。

“你知道…” 祁尚言深吸了几口气,烦躁地搓了把后颈再看向他,“你知道,我同三那年学完就想着你哭吗?别人都以为我压力过大,他们都以为我抑郁症…个屁!谁他妈知道我是在为你哭啊…啊…?” 祁尚言的声音染上了哭腔,两颊红红的,他滑落下的泪珠像铁一样砸在严尧的心坎,让他疼得要昏死过去。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or【火狐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ttyz18.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