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返回

搜索 繁体

原神 刻晴《野外的第一次和最后一次》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Dr.玲珑

璃月港郊外的荒野上,一辆ma车正在山dao的正中狂奔着。坐在ma车上,手持缰绳的紫发少女容貌秀丽可人,然而她脸上的表情却十分严肃···紫se的单手剑悬挂在她的腰间,随着ma车的颠簸晃动着,起起伏伏的裙摆下隐约可见的被顺hua黑丝连ku袜包裹的大tuigen,更是令人浮想联翩。jinjin抓着缰绳的她,目光jian定地盯着远方的高楼,即使是在离璃月港还远的郊外,她也已经能望到城市中高耸的亭台楼阁了。初看一眼,人们大多只会认为这是个普通的妙龄少女在赶路,然而坐在ma车上的少女shen份却不一般——刻晴,璃月七星之一的玉衡星,更是璃月的guan理者之一。工作狂xing格的她,今天一早便甩下了跟不上她的随从,前往城外的璃月领地jin行视察。雷厉风行地视察完毕的她,又这样ma不停蹄地赶回璃月港中chu理公务···正当她打算继续快ma加鞭地回到璃月时,从路旁大树下传来的路人求救声,xi引住了她的注意力···

最近更新 2020-10-31

碧蓝航线 最好的丈夫,最坏的男人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pathfinder

最好的丈夫,最坏的男人虽说「婚姻是ai情的坟墓」,但是对我和香格里拉这对神仙眷侣来说却并不成立。我和她从秘书舰和指挥官的关系,一步步发展,最后结婚,现在结婚已经有三年,关系没有冷淡下来,反而越来越好了。要说我有什么秘诀?其实也很简单啦。就是要多照顾她的感受,多和她一起约会,创造一起的、甜蜜的回忆……这天是七夕,早早买好了博物馆的门票,推掉了港区的工作,和香格里拉一起来到港区旁的博物馆——浅灰se的及腰长发上dai着灰se的贝雷帽,因为是秋天,她穿着紫se的mao衣,丰满的双ru在mao衣的衬托下格外明显,格子裙的下面是黑se的过膝袜,衬着她那丰满而健康的大tui的liu线形状。她抱着我的手臂,熟悉而柔ruan的chu感从shen边传来,她那藏红花香的香波气息传ru我的鼻腔,让我感觉很安心。香格里拉:「老公你看这个……恐龙的化石!啊,说起来,最近有zhong新的学说,说他们shen上不是鳞片而是mao茸茸的哦?老公怎么看呢?」

最近更新 2020-10-31

刀剑神域 被小孩子威胁玩nong最终恶堕的亚丝娜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触手君

亚丝娜最近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和桐人zuoai了,尝过禁果的shenti最近总是时不时燃起浴火甚至已经影响到了正常的生活。躲在洗手间,亚丝娜将shen上的衣服脱下后全shen赤luo地靠在了墙上,把手伸jin双tui间那个yin水泛滥的的roudong,亚丝娜把手指tongjin去开始抠挖了起来,阵阵舒服的快感立ma传了过来令亚丝娜忍不住发出声声低chuan和shenyin,rouxue销魂的快感让亚丝娜另一只手不自觉地抓住了自己一个ru球rounong了起来。突然一阵闪光照了过来,亚丝娜惊愕地望了过去只见洗手间的窗户外面的一颗树上三个小男孩正盯着她看,见到她望过去还炫耀般挥了挥手机把手机上显示的亚丝娜自weiluo照给亚丝娜看。连忙换上衣服冲了出去,亚丝娜很快就找到了三个小男孩追了过去,追到一chu封闭的小巷里亚丝娜将三个小男孩堵在立ma。

最近更新 2020-10-31

战舰少女 她们在行动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青莲画羽

「亲ai的,尝尝这个?我觉得这dao菜zuo的ting不错的。」「嗯,很好吃,你也尝尝这个?」港区shi堂,汉考克面se不善用力的切着盘子里的niu排,然后用叉子cha起来,盯着左前方那两个几乎贴在一起的人影,用力的咀嚼着。「好吃,我还要!」「来。」汉考克只觉得自己牙gen都在发yang,想狠狠的咬住某些东西,嘴里的niurou都无法压制这zhong感觉。秉承着不浪费的原则,汉考克咬牙切齿的吃完了niu排,tou也不回的快步离开了shi堂。「提康德罗加,你给我记着。」汉考克大步走在回房的路上,她可以肯定,提康德罗加那家伙绝对是故意的,刚才她在座位上坐的好好的,结果那家伙就搂着司令官凑了过来,专门坐在她附近。

最近更新 2020-10-31

明日方舟 临光一家的沦陷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纵死侠骨香

谁都知dao,罗德岛的博士是一个xingyu非常旺盛的男人——或者说是个能用下ti思考的变态。虽然不是全部的女xinggan员,但确实和博士之间亲密到能够发生routi关系的女人确实不在少数。反正不少人不知dao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死,所以人生得意须尽欢什么的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些人来了很久和博士关系依旧只是朋友,而有些人,用不了多久就会主动爬上博士的床。就比如,最近新来的某位虽然年纪不大,辈分却不小的教官可是夜夜留宿博士的房间。这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总有些人会出现这zhong情况,会在某一段时间被博士特别钟ai,之后虽然没斩断联系,但也没有先前那么恨不得每时每刻都结合在一起。

最近更新 2020-10-31

少女前线 盛花的晚宴:m4捕获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萨尔卡德

「m4. 」 似乎是听到某人的呼唤,m4a1将视线从墙壁上蝴蝶标本装饰的壁画中移开, 在舞厅中,众人形欢声笑语的宴场,m4有zhong不甚真切的实感。枪匣依靠在她的脚 边,她放下酒杯,才看到那个穿着有些暴lou和浮夸的shen影。 ar15才刚发出声音,立ma就有些后悔了。她不太擅长参加这zhong应酬式的宴会, 哪怕这是极其值得纪念的ri子,然而为此她也不得不穿好这shen明显有些夸张的膨 大的礼裙,整个光洁的后背暴lou在外,让她何止是不习惯,甚至有些羞耻。因而 甫一习惯xing地和m4打招呼,她就立刻意识到自己这过分正式的装束的「不得ti」, 急忙下意识地用手臂遮挡住其实没什么遮挡必要的xiong部,然后在m4诧异的目光中, 不安分地挡住自己有些泛红的脸。 那个有段时间不苟言笑的m4似乎又笑了笑。

最近更新 2020-10-31

彤妃养成yin记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天堂小路

毫无准备的林晓彤顿时感到自己cu长的gun子贯穿tinei,由于太突然了,美少女还没反应过来。只是本能的发出了一声惊呼,圆run的小嘴张开着忘记了合上。陈有德也并没有好多少,roubang刚刚charu美少女的yinxue。立刻感到四周的媚rou挤压而来媚rou上充满了褶皱,轻轻刮过min感的guitouding端。而更加要命的是一gu强大的xi力从小xue的深chu传来,陈有德才在里面呆了没有五分钟就缴械了。nong得才刚刚有了感觉的林晓彤一阵不满,不住的抱怨陈有德不给力。nong得陈有德羞愧满面,但是却不敢吱声。陈有德害怕失去林晓彤这块美rou,只得低tou再次帮林晓彤koujiao了一次。对于koujiao陈有德是非常迷恋的,尤其是女人han住自己的jiba卖力的表演时,自己有时会突发奇想的让shen下的女人尝尝自己的圣水的滋味。但是对于给女人kou较,却有着一gu天生的抗拒。认为实在是有失男人的尊严,不过在勾引女人时适当的用一下。

最近更新 2020-10-31

碧蓝航线 纪行:与香格里拉共同步ru的理想乡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pathfinder

我和香格里拉从海军退役已经快有十年了。 香格里拉的舰装出售后,我选择和香格里拉一起退役,过着普通上班族的生 活。 这几年来,我们育有一子,因为是男孩,所以jing力旺盛,而且特别调皮,经 常缠着我和香格里拉陪他玩、给他讲故事。尽guan孩子有些调皮,但是作为父母, 我和香格里拉还是发自nei心地ai着我们的孩子的——毕竟那可是和自己ai情的结 晶啊。 今天,我们的儿子一如往常地不安分——指挥官:「迈克,该睡觉了。」 好容易将儿子哄上床的我伸了个懒腰,准备离开他的卧室。 迈克:「不嘛~ 我要听爸爸妈妈的故事~ 你们是谁先追的谁啊?」 大概是因为我太溺ai我的孩子了,我总是不会恰当地拒绝他的请求。也或许 是因为那段甜蜜的回忆有些久远,我还是想回忆一下。 指挥官:「哎……真拿你没办法……小香——能把我们结婚时整理的相簿拿 过来吗——?」

最近更新 2020-10-31

碧蓝航线-克利夫兰也想开后宫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烧烤摊

「克利夫兰,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谈一下。」an理说,晚饭之后,指挥官就应该去找别的舰娘亲re亲re,为晚上的战斗zuo好武qi预re。可是今天,指挥官不仅拒绝了别人的晚餐邀请,还端着盘子坐到克利夫兰shen边。这不禁让克利夫兰想起了碧蓝航线刚成立的时候,那段艰苦的ri子。「但是男人,都是花言巧语的骗子。」某些观念一旦深ru心中,基本就没有改变的可能了。特别是当克利夫兰在暗中渐渐统治了碧蓝后宫之后,原本指挥官高大伟岸的形象,渐渐变得猥琐起来。毕竟,这是个为了jiao配,能在不同舰娘床上装出不同xing格的男人。现在在克利夫兰的手里,指挥官起码有不下十zhong「形态」。比如和宁海平海双飞时,总是念叨「叔叔我啊,可要she了哦。」又或者tian着俾斯麦的鞋跟,央求着俾斯麦用小皮鞭打自己的pigu。

最近更新 2020-10-31

黑疫(重制版)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onion124567

对不起,又吃书重来了,虽然想写第三人称,但还是陷ru了第一人称的怪圈,于是决定推倒重来。不过桥段和设定基本都用上。为了防止代ru感过强而引起部分水友不适,已尽量避开国家元素。 所用到的元素也有调整,调教>nu役>宗教>媚黑>情景>绿>神药>催眠>丝袜,关于宗教的设定,应该不算玄幻,末尾会发出小桥段,看水友是否能接受~本故事纯属虚构,不要较真。

最近更新 2020-10-31

网友的丝袜舅母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cbg1623

清晨时分,窗外一阵喧嚣的噪杂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我rou了rou迷蒙的眼睛,低声骂了一句,接着起shen坐到了一旁的电脑前。开始浏览网页。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丁飞,今年二十二岁,刚刚大学毕业的我像个无业游民一样每天宅在家里,除了吃饭、睡觉、意yin,其他的事什么也不想gan。我自由生活在单亲家ting,母亲很早就抛弃了我,所以从小被爸爸带大的我gen本就没有ti会过那些伟大的母ai!这也无形中让我的nei心产生了略微的扭曲,以至于每次看到漂亮的熟妇美人,我都会把她们当成是我妈妈,尤其是那些穿着丝袜的气质美人,更是让我看的特别激动,甚至很多时候都心yang的快要把持不住!无所事事的我把这zhong嗜好和想法编辑成了一章短篇se文小说,而为了能报复妈妈,我故意将小说的女主写成是她,大概nei容就是,穿着丝袜的妈妈被家人出卖,成了别人kua下的丝袜母狗,慢慢堕落成了人尽可夫的sao货rou便qi!se文在论坛刚发出没多久,就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强烈支持!其中有一个名为安亮的人,更是频频与我互动,每次都强调跟我是同好。

最近更新 2020-10-31

那一段往事的追忆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消逝

让我们时光倒退到多年前的那个夜晚,我和妈妈装了空调后第二天,我和妈妈出摊的时候,我们并排坐在我的三lun车后面,我很兴奋,妈妈在我shen边很jiao羞,我觉得她像我的妻子一样,就在昨夜,我的yinjingcharu了她饥渴已久的bi里,让她ti味到了zuo女人的快乐。没人的时候,我悄悄的在车后面拉住妈妈的手,妈妈羞涩的看看周围,想要chou回去,小声说:「小辉……让人家看见了!」一天的时光从来没有这样漫长,我也从未这样期盼过天黑。收摊的时候我唱着小曲,妈妈看着我开心的笑着,我说:「妈,上车了,飞maotui要出发回家!」我扶着妈妈,上三lun的时候故意在妈妈fei翘丰满的大pigu上nie了一把,妈妈一脸羞红,端坐在车里,我笑嘻嘻的把手放在妈妈大tui上:「妈,把裙子nong好,咱家的东西别让别人看见了!」妈妈红着脸说:「小傻子……快走吧……」

最近更新 2020-10-31

慈母憨儿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暗红色

有诗曰﹕憨儿jibacu又大,慈母saobifei又美,少年美妇两情愿,jibasaobi两相欢,妇人仰卧大tui张,saobi开合yin水liu,乖儿提枪yuruxue,先拿jiba蹭yinchun,妇人舒shuang浑shen颤,呼声jiao儿赶快cao,jiao儿闻声问娘亲,想要如何把bicao,妇人言dao要勇猛,一杆到底才过瘾,孩儿闻言猛一ting,jiba直rusaobirou,biroushihua褶皱ruan,jiba舒服更能gan,先将jiba缓chou离,再拿jiba猛捣ru,捣rubi心打birou,birouluan颤yin水liu,一jin一出力dao足,gan得妇人美rou颤,feitunting送迎合cao,yin言浪语放声叫,销魂如此岂薄幸,ai子卯足全shen力,埋tou砸夯三百下,直送妇人上云霄,saodong畅快整整chao,浑shen舒坦嗷嗷叫,大tui上举加把劲,pigu一耸催再快,美rou撞击啪啪啪,yin水涟涟四chu溅,chou送迎合真绝配,香汗淋漓呼过瘾,忽听妇人一声叫,saobi收缩yin水pen,脖颈香汗红yun渗,酥xiong起伏chao水涌,待到chao水退却时,一堆美rouruan如泥。

最近更新 2020-10-31

尾页

输入页数

(第1/778页)当前16条/页

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