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返回

搜索 繁体

鬼佬室友的中国女友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天亮

大晚上不知dao在搞什么。陈俊旭有些气愤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本想发作,但是还是忍住了火气,从床tou柜上拿起了手机看了一眼时间。1点20。没办法,谁让自己住在别人家里呢,这世dao,要在大洋彼岸找个合适的地方住下,也不比国nei容易。要不是陈俊旭帮过,麦克,也就是这个房子的主人zuo过不少次作业,也没有机会找到这样一个离学校又近,房租合适的房间住下。陈俊旭听到门外有脱鞋的响动,鞋子像是脱下后便直接甩到了地上。然后陈俊旭便听到一个女人带着醉意的小声嘟囔。陈俊旭从二楼房间的窗子里望向一楼的客厅,只见一个穿着西装裙的女孩,醉醺醺的靠在麦克的shen上,本来就不长的裙子被拉高到了大tui的位置,lou出了黑se丝袜袜kou以上的白洁的肌肤。

最近更新 2021-01-05

丽人行(完)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不详

(SM、暴lou、束缚)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是10点多了,我想我可以开始我的计划了。今年25岁的我可以称得上是幸运的,从英国留学回来,经过两年的努力,如今我终于如愿拥有了自己的会计师事务所。在别人眼中,我是一个gan练、要强、永不服输的职业女xing,我所拥有的会计师事务所的近千名员工每年开展着上亿元的审计、咨询业务,这足以让人羡慕。可是没有人知dao,在我的女强人的外表下却隐藏着一颗卑微的心,在我的nei心深chu,对自己的束缚有着强烈的迷恋以至于不能自ba,在对自己jinjin的束缚中,享受着jin缚和无助的感觉让我的心理感到极大的满足。一直以来,我知dao我的这zhong心理有别于常人,但我无法理解这究竟是什么回事,在英国读书的几年,我有机会知dao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他们通过nu役、束缚,被nu役、被束缚的活动中得到心理上的满足,同时有许多专业的生产厂商提供各zhong各样专业的nu役工ju,我对BONDAGE了解越多,使我对她越发的迷恋,尤其是SELFBONDAGE,在忙碌的工作之余,回到自己温馨的别墅中,我常常把自己束缚起来,尽情的享受着无助的快感,在完全无助的情况下,我不需要再考虑任何事务所的事情,可以完全放松了自己的心情,不需要思考任何事情,只需要无助地挣扎和等待。直到现在,我的SELFBONDAGE也仅限于自己的私人空间。近来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脑子里越来越清晰。一个星期以来,我一直在考虑如何将我的想法变成现实。而今天我终于要开始我的计划啦。

最近更新 2021-01-05

魅魔痴女大车碾正太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梦如韶华易逝难返

「喂,泡泡,和你商量个事。」孟茹接通了好闺蜜的电话。「喔?什么事?说来听听。」电话那tou传来一个妩媚的声音。「我这不是回了老家吗…然后那些傻bi亲戚你也知dao,可劲儿要薅羊mao,一点报酬也不给就叫我给我某个gen本不熟的便宜侄子补习…」「可你也不缺钱吧。」「主要是嫌麻烦…」「所以你就是想我给你侄子补习?」「嗯。」「但我也嫌麻烦呀,我现在可是在陕西哦,你老家是在福建吧…难不成你还想我特意飞过去就为了给你侄子免费补习?这比千里送bi还下贱吧。」「说到千里送bi,如果我告诉你我侄子才X岁…你会不会改变下主意?」「X岁?!」泡泡的声音陡然兴奋,「发个照片来让我康康。」

最近更新 2021-01-05

明日方舟 为博士jin行xing释放的安sai尔(伪娘)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触手君

「叩叩叩……叩叩叩……博士!」在完成一天辛苦的工作后在宿舍正无聊着的博士终于听到了等待许久的声音,迫不及待地冲过去将门拉开,一shen粉白护士服穿着白丝和小皮鞋的安sai尔出现在了眼前。「博……博士……凯尔希叫我来帮你……帮你那啥……」看着面前那个双眼冒着jing光恨不得把自己给吃了一样的博士,安sai尔本能的害怕了起来气势弱弱地说着。

最近更新 2021-01-05

水中花(翻译文)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飞翔的乌龟

[凌辱] 快要到chun彦幼儿园放学的时间了,知子开始为儿子和自己一会儿去游泳馆上课准备泳衣和换下的一gan什物。从三个月前开始她和儿子参加了一个每周两次的室nei游泳俱乐部的「母子同乐」游泳课程。本来当初只是打算让chun彦一个人去学游泳,但在报名的时候,俱乐部的教练以游泳也有助于女人的健康和保持shen材为理由极力向她推销这个课程,甚至连丈夫听说后也鼓励她参加。今天正是游泳ri,儿子chun彦一早起床上学前就已经迫不及待了。知子来到yang台准备收取前一天挂在那里凉晒的游泳衣时赫然发现原本凉晒在yang台的游泳衣又不见了!一同被盗的除了她的连ti式泳衣外还有她的neiku和xiong罩。

最近更新 2021-01-05

南京下的雨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角先生

一个震耳yu聋的惊雷把林梵从昏睡中炸醒了,夏季的夜晚一场暴风雨正在形成。少年在黑暗中摸索着,拉亮了台灯。在nuan黄se的灯光下,少年清秀的脸上已然满是泪水。初三的暑假对任何一个毕业生来说都是一个难得的假期,林梵也早和狐朋狗友夸下海kou要在网吧度过疯狂的两个月。可是最近几天林梵好像得了一zhong怪病,老是昏昏沉沉,总也睡不够,还总是zuo着一个相同的梦。梦里他从18岁一直活到了40岁,高中、大学、工作、结婚生子,直到40岁结婚纪念ri那天,他从楼ding一跃而下。这梦是如此真实,就像刚才,从楼ding往下掉落时,迎面的风压使他无法呼xi、心脏骤停。林梵确定,只要楼层够高,tiao楼而死的人是感不到最后一下着地的痛苦的,因为tiao楼者多半已经窒息得昏迷过去了。这倒是一zhong好死法,如果以后真的要自杀的话……我呸,林梵ma上醒悟过来,给了自己一个嘴ba,怎么会有这zhong晦气的想法。这时客厅里的电话响了,刺耳的铃声吓了他一tiao,赶jin穿好拖鞋来到客厅接起了电话。

最近更新 2021-01-05

和188的往事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江湖夜雨百年灯

188是一个技师的代号。也是我人生中第一个找过的技师。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的女人。从没想到从第一次遇见后,居然能纠缠那么多年。此为后话。坐标武汉。时间2014年。那一年我22岁。从没和女人亲密接chu过。刚刚工作稳定。手里有了闲钱。那个夏天。感觉空气里都liu动着yu望。

最近更新 2021-01-05

高傲学姐的彻底臣服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Origami1

「请乘客朋友们遵守秩序,前门上车,后门下车……」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秋ri,天空的颜se有些暗淡,但也尚还没yin沉到要下起雨。林莉靠着车窗,百无聊赖地来回刷着手机。平时的她此刻应该正在图书馆里踏踏实实地学习,或是在健shen房里挥汗如雨,但因为那个白痴学弟,她被迫改变自己的作息离开学校一趟。「叮咚,」一条消息发了过来,林莉微微瞟了一眼。「对不起学姐,我也没想到那个老板那么难说话。」接着是一个充满二次元气息的「dao歉」表情。「唉……」

最近更新 2021-01-05

碧蓝航线 黛朵:完美女仆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烧烤摊

没有人会在战争中思考和平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直到和平真的到来。「走吧,黛朵!」「嗯……指挥……」「嘘……」「呃……嗯……小姐。」关上碧蓝航线指挥部的大门,从此,将再也没有碧蓝航线存在。毕竟人类终究是惧怕自己无法控制的力量,sai壬被歼灭后,舰娘们,曾经的英雄,也就变成了新的威胁。shen为碧蓝航线的指挥官,作为一个女人,已经尽力保护她们了。让她们卸去武装,在世界各地过上被时刻监视的「平凡生活」,总比被彻底分解心智要好吧?

最近更新 2021-01-05

母之日常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lixny

[NTR绿母`小ma拉大车]夜深了,男孩扭tou凝视着窗外——白ri层层叠叠的建筑显得冰冷又不真实,像一个孤悬在外的海市蜃楼。霞光散去,直到被黑夜涂抹,没有了层次和远近,整个城市像一只匍匐的ju兽,在霓虹灯的闪耀下低声咆哮。屋nei有人长长的呼了一kou气,不知dao是jin张还是下定了决心,连声音都在颤抖,男孩闻声看向屋nei里的一男一女,笑了一下,拿着手机开始对着两人。男的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岁数,nong眉细眼,shen长ti壮,此时赤shenluoti的坐在角落一张ruan椅上,下ti更是早已青jin暴lou。而女人却穿了一shen浴袍,脸上dai着眼罩直直的站在浴室门kou,两人都静止不动,像是孩童的幼稚游戏。

最近更新 2021-01-05

启(虞夏群芳谱)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haosezhiren

凌空皎月,洒下清辉,冷光如银如纱,将蔓延千里的森林披上了一层朦胧的轻纱。如梦,似幻,微风轻拂,陪伴蝉鸣。不远的小潭,荷花绽放,如美妙chu展现自己青涩的美,周遭生物尽情享受夏夜。而他却在痛哭,他眼中已经看不到美,四周的蝉鸣和蛙鸣一唱一和,好像那些恶毒的语言一样,钻ru他的耳朵。「你这个祸星,害死了自己的父亲,现在又害死了自己母亲,你不走还想祸害我们吗?」「快gun,小杂zhong,若是你在不gun,别怪我chou你。」「gun,gun。」

最近更新 2021-01-05

纵yu在私密SPA 被堕落吞没(女xing视角)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恣意伤情

[人妻] 那段最悲恸的ri子里,感觉一切很不真实。好像自己整天在梦游,又像是在迷宫里茫然举步,却总在死路里转悠,无论怎样都绕不出去。chu理完爸爸妈妈的后事,看着并列在一起摆在桌子上的两只盒子,突然chuan不过气,想要逃开的想法在脑子里翻腾,一瞬间压倒了一切。上飞机的时候,脑子是木的,整个人行尸走rou一样。等稍微恢复了点儿理智,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北京,睡在了上海的床上。连床罩都忘了掀。手机就在手边。想给老公通个电话,又不知dao说什么。最后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说我来上海了,呆几天,换换心情就回去,让他别担心。忘了过了多久,老公短信回复我:知dao了。那时候我已经枯坐了一中午。没zuo饭,也不想吃。起shen把冰箱里的酒取出来开了喝了,一瓶红的,半杯gan白。当时有个特别可笑的念tou,觉得喝醉了就能让自己脱离眼前的噩梦,回到爸爸妈妈还在的世界。

最近更新 2021-01-05

阿鼻地狱 阅读本书开始阅读

作者 : 咪大湿

山眉如黛,湖光如美人秋波,衬着山的lun廓显出了别样的秀气与灵动。湖波山se间,满眼皆是绿se,几声鸟叫衬的这里更加诧寂。一只金se的小纸鸟滴滴答答的缓缓飞翔。绕过山水飞上天阶,停在了一座古朴的山门之下。山门之下一块木牌,上书「外卖信件不ru山门」八个大字。木牌旁边是一排架子,架子上有各se快递外面,小纸鸟被一阵华韵xi引,乖巧的收起翅膀,停在了小架子上。傍晚时分随着一阵鼓响,圣剑女子学院的晚课结束了。不少漂亮的年轻女子嬉笑着三三两两的从门中出来,撒发着青chun独有的朝气。一把仙剑上两个古装打扮的美丽少女共踏一把崭新的制式长剑御空飞来。前面的少女十五六的模样,长的jiaonenyu滴,俏皮又可ai。shen后的女子稍显成熟,只见那女子,眉疏不画,自青于黛,颊淡未扫,更赤于脂,外物不御,心正眸中,当真是天上之人。

最近更新 2021-01-05

尾页

输入页数

(第1/807页)当前16条/页

完本